“我绝不跟骑自行车的女生结婚因为她们不是处。”

今天看来,这些言论荒谬得不值一驳。但200多年前,真有不少人用这些理由来阻止女性骑自行车。

在自行车出现之前,女性们出行只能靠步行、马车或骑马,而且必须有人监管或伴护。

在之后70多年中,自行车都被当成一种展现男性气概的饰品来卖,原因之一是自行车必须跨骑,没法像骑马那样,供女性侧骑。

那么,为什么女性骑马时必须侧骑呢?BBC纪录片《如何成为一个淑女》告诉我们:侧骑是为了守护女性的贞洁和端庄。

自行车改良后,两个车轮大小变得相同,轮胎也可以充气,被称为“安全自行车”。这下,连儿童也适合骑自行车了。于是,一些女性决定,她们也可以骑自行车。

学会骑车的女性不仅收获了行动自由,还摆脱了维多利亚时代束缚性强的服饰——紧身胸衣、裙撑、高领长袖衫、又长又重又多层的衬裙——以适应骑车需要。

1868年,法国出现了史上最早的女性自行车骑行赛。许多女骑手为了骑得更快更安全,穿上了比平时短很多的裙子。

和短裙一样,骑行灯笼裤遭到厌女者的抨击。旁观者不但口出恶言,还会扔石头攻击穿灯笼裤的女骑手。

1890年代的《纽约时报》报道,只有一个女性敢穿着骑行灯笼裤在纽波特骑行,而且她只敢在夜幕的掩护下这么做。

与此相对的,是一群年轻的纽约男人于1895年签署书面誓约,保证不和穿骑行灯笼裤的女性说话,并将用“所有可敬的手段让这类服饰在我居住的社区变得不再流行”。

他们的目标,是最终发展成“全国反骑行灯笼裤帮”。不过,他们没有实现这个目标。

同一年,拉脱维亚裔美国人安妮·伦敦德里(Annie Londonderry)骑自行车完成了环球之旅,创造了历史。

在环球骑行之旅中,安妮的衣着从裙子变成骑行灯笼裤,最后变成男性的骑行装。

她在采访中表示,自行车的出现会推动女性服饰的改革,而且这种改革将是有益的。

英国女权主义者海伦娜·斯旺威克(Helena Swanwick)和安妮是同时代的人。她在第一次骑车摔倒后就表示:

倒地之后,发现裙子紧紧地缠绕在脚踏板上。想把裙子解开,但连站都站不起来,这种经历太不愉快了。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讽刺漫画中,女骑手会做的事包括:风风火火出门争取投票权,留丈夫在家照顾孩子。

这些新女性不一定想生孩子,不想被剥夺追求事业的权利,不想当毫无政治话语权的公民。

新女性和自行车的象征意义太强了,以至于1897年,剑桥大学的本科生在反对女性入学剑桥时,就悬起一座骑车女性的雕像。

1910年代,英国妇女参政论者爱丽丝·霍金斯(Alice Hawkins)等人骑着自行车穿行于莱斯特,为女性争取投票权。

在争取女性投票权的过程中,爱丽丝·霍金斯入狱三次。丈夫阿尔弗雷(Alfred Hawkins)和她志同道合,风雨同舟。

如今,爱丽丝·霍金斯的名字留在了莱斯特星光大道上。2018年,莱斯特为她树起雕像,纪念她为妇女争取投票权所作出的贡献。

美国教育家、妇女参政论者弗朗西斯·威拉德(Frances Willard)因为“想帮女性前往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53岁那年学骑自行车。

另一位美国妇女参政论者苏珊·B·安东尼(Susan B. Antony)曾写道:

我认为(自行车)为解放女性作出的贡献,比世界上任何一样事物都多。每次看到女性骑车经过,我都心生欢喜。

她一跨上车座,它就给了她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感觉;她绝尘而去,则又是一幅女性无拘无束的画面。

女子公路自行车骑行赛遍布全球。维基百科显示,今年以来,已有30项世界女子公路自行车赛在各国展开。

我们忙着为女司机正名,为大学录取中被歧视的女生发声,为男女同工同酬摇旗呐喊。

2016年,一群骑车的伊朗女性因为违反谦逊法(Modesty Laws)而被捕。

在竞技体育中,女子自行车项目和男子自行车项目之间,也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

一般来说,女性比男性比赛的赛程更短,商业化程度更低,获得的公众关注更少,得到的奖金和报酬也只是一小部分。

一个多世纪前,那些被用来打压女骑手的荒唐理由,也换汤不换药地出现在各种“女德”说教中。

那些打压田园女权的声音,和借着“我是为你好”的名义阻止女性骑车的声音,本质上有区别吗?

也许,我们需要的正是更多乐于拥有“自行车脸”的男性和女性,专注坚定,并肩而行,骑向更平等的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