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长跑的那些事儿

听说北京、陕西、湖北多地高校取消运动会中的3000米、5000米项目,这让福州大学大一新生霄霄期待了好一阵子。回想起每次跑完800米,自己都要大吐一场,她希望有朝一日连800米考试也能取消。

然而,这样的兴奋感没有维持多久,霄霄对长跑的挽留之情忍不住涌上心头。原因并不复杂,采访中多位大学生告诉记者,“因为长跑已成为大学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而不可磨灭的正是长跑中的欢笑与泪水。

“好紧张,好紧张啊!”两个女生紧张地把手握在一起。一旁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系学生郑琪也着急把最后一口补充体能的饮料喝完。

一会儿就要测800米了,想到边跑边喘,跑后咳嗽、呕吐的惨状,女生们没有一个不紧张。

中青院本科生体育课实行项目制,有普拉提班、轮滑班、瑜伽班等各类班种,由学生开学初自由选择。

别看是自由选择,稍不留心就有可能选到长跑频繁的班种。郑琪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普拉提班每节体育课要跑三四圈,而健身班、轮滑班的同学们则要跑十几圈。“一开始大家意见很大,后来跑着跑着也就没感觉了。”

尽管郑琪幸运地选到了长跑较少的普拉提班,但她还是很不幸地在800米考试上“挂掉了”。及格线秒钟,名字便被列入补考名单中。

补考当天时间紧张,郑琪上午下课,中午没来得及吃饭就去参加补考,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神一般”地通过了测试。

然而,郑琪的“噩梦”依旧没完。结束每学年一次的800米测试,每学期一次的12分钟跑还在等着她。在12分钟内,女生至少要跑完1760米,男生的最低要求是2000米。因此,每学年总有一个学期郑琪不得不痛苦地多跑一回。

原本想着卸下这两大“包袱”,可以松一口气。然而,最近郑琪又得为“大学生体质检查”走进操场;此外,学校还规定了每学期40次课外活动,每次一小时,但往往流于形式,“同学们刷完卡就回去了,到点了再来刷”。

“学校的体育锻炼实在太多。” 郑琪很无奈,每学期体育课要上17周,比正常的课还要多一周,“其实,体育课的运动量足以满足体能训练。平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锻炼,还要担心与之挂钩的入党、奖学金、评优。真是焦虑啊”

“露神来啦!”健身房内,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向北京石油化工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系学生周露打招呼。

半年前,第一次听到别人喊他“大神”、“露神”,周露心中难免不好意思。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原来,每次他难忍汗水脱下衣服时,健身房的气氛就会悄然发生变化所有人都在看他的肌肉。“小伙子身材真棒,肌肉比参加健美大赛的人还有线条感。”在场的人无不羡慕。

在此之后,不时有教练提议他去参加世界健美大赛,就连体育课老师对他的身材也是赞赏有加。

周露爱运动,除了健身,他还喜欢打篮球、做俯卧撑、举哑铃。如果不是大冷天,他每天还要坚持长跑上10000米。

然而,最初,周露对长跑这项枯燥的运动并不感兴趣,只当做是心烦时散心的一种方式。久而久之,他发现了其中的好。“说到底,我的身材一半要归功于长跑。”大三时,由于运动量较少,他也曾一度发胖。“练长跑的初衷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省钱的减肥方法。”他哈哈地笑了。

周露解释,健身一旦轻易停止,人的体重就会剧增,长跑的运动量正好用来抵消脂肪;单纯练健身,肌肉容易结成块状,看起来并不美观,而配合长跑不仅可以拉开肌肉,还可以增加腿部力量,甩臂动作也有助于承受一定重量的健身器械。

长跑“赐”给了周露一个好身材,也改变了他的行为和观念。现在去稍远的地方,他会尝试以跑步代替坐车。“前面有人,一定要超越”的观念已根植周露的心底,这也为他带来了学业上的突破。

为了备战2013年的研究生考试,周露最终没有报名世界健美大赛。“考研人失眠、压力大的情况我都没有,我的放松方式就是出去跑跑。没有长跑,考研真是扛不下去。”周露说。

听闻广州马拉松赛大学生选手猝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朱林鑫有些难以置信。去年他第一次参加北京马拉松比赛,之前最长跑过3000米比赛。在他看来,只要坚持,很多人完全有能力跑下来。

朱林鑫还有一个身份中青院长跑协会的前任会长。在他和协会成员的组织下,万米赛已经在学校成功地举办了两届。3年来,校运会的长跑纪录年年有人刷新,而短跑记录已经十几年无人打破。这多少都归功于长跑协会的努力。

在马拉松赛场上,他遇见一位特殊的参赛者年过七十、参加过十几届马拉松的同校退休教师。每天早晨六七点,同学们就能看见这位老人家在操场上锻炼,然而几乎无人知道每天四五点钟老人坚持在昆玉河旁长跑。

有了万米赛,就更加激励朱林鑫的长跑士气。冬天河上结冰,他和同伴穿着单衣沿河慢跑,同学们都觉得“他们很牛气”。可一旦跑出校门,那个冬天朱林鑫总能看见40至60岁的人在河里撬冰游泳。

“在榜样的面前,我们畏惧3000米、5000米的样子很渺小。”朱林鑫说。

有畏惧者,自然有勇于挑战者。第一次参加厦门马拉松比赛,福州大学至诚学院电气工程系的郑永泉跑得太快了,一回头身边的队友都没了踪影。但是,没过多久,郑永泉的脚步越来越慢,以致最后20公里只能靠走完成。

后来,郑永泉参加了校外的长跑俱乐部,跟着一群长跑爱好者练马拉松,情况才大为好转,不仅能跑完全程,而且在今年的校运会上,他的5000米成绩提高了1分多钟。

“比赛比较辛苦,作为兴趣比较开心。” 虽然郑永泉也搞不清自己更喜欢哪种状态,但他却发现自己看书再也不会半途而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